“鋼鐵行業要通過信息化和工業化深度融合和組織結構優化,以智能化為抓手,提高智能生產、智能管控、智能服務等方面的能力,實現行業發展的質量變革、效率變革、動力變革,賦能鋼鐵行業轉型升級?!?月26日,在由中國鋼鐵工業協會、中國鋼研科技集團有限公司、河鋼集團有限公司共同主辦的第二屆鋼鐵工業智能制造發展論壇上,工信部原材料司巡視員呂桂新在講話中表示。

鋼鐵行業智能制造發展現狀

呂桂新在講話中指出,鋼鐵工業是自動化程度較高的流程型行業之一,是發展我國先進制造業、打造先進制造業集群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鋼鐵行業要堅持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這個主線,推動產業結構優化升級,提升鋼鐵工業智能化、數字化、綠色化、大型化、高端化、國際化水平。鋼鐵行業要通過信息化和工業化深度融合和組織結構優化,以智能化為抓手,提高智能生產、智能管控、智能服務等方面的能力,實現行業發展的質量變革、效率變革、動力變革,賦能鋼鐵行業轉型升級。

他表示,近年來,我國信息化技術在生產制造、企業管理、物流配送、產品銷售等方面不斷深化,兩化融合水平不斷提高。2015年開始,工信部實施了智能制造試點示范專項行動,共確定了四批305個試點示范項目,其中包含寶鋼、鞍鋼、河鋼、南鋼、太鋼等7家企業共9個項目。2018年鋼鐵行業兩化融合指數達到51.2,關鍵工序數控化率達到68.7%,應用電子商務的企業比例超過50%。鋼鐵行業智能裝備水平明顯提升,智能制造成果初步顯現,無人化應用及遠程應用實現突破,大規模定制化水平逐步提升。

呂桂新指出,雖然鋼鐵行業智能制造取得了一定的成績,但仍存在一些問題:一是鋼鐵行業智能制造水平不均衡。按照智能制造能力成熟度1-5級分析,我國鋼鐵企業智能制造能力成熟度在1.8~3.5級之間,企業間差別很大,寶鋼等先進鋼鐵企業智能制造水平發展較高,但還有大量鋼鐵企業兩化融合水平不高,智能制造基礎有待進一步提升。二是行業基礎薄弱。鋼鐵行業智能制造整體處于起步階段,智能制造的標準、軟件、信息安全基礎薄弱,缺少行業標準和專業人力資源儲備,產品兼容性及集成度方面較差。三是創新能力不足。我國鋼鐵行業在信息系統和物理系統的開發、管理、集成方面的創新能力仍然較弱,產品生產工藝設計與智能決策支持系統的綜合集成、業務系統向產業鏈前端延伸,缺乏成熟的行業解決方案。

準確把握鋼鐵行業智能制造重點發展方向

對于未來鋼鐵行業智能制造重點發展方向,呂桂新表示,結合生產特點,以提升企業品種高效研發、穩定產品質量、柔性化生產組織、成本綜合控制等能力為目標,鋼鐵工業應重點做好三方面工作:一是加快發展制造過程智能化。逐步完善基礎自動化、生產過程控制、制造執行、企業管理四級信息化系統建設,在推進機器人、智能裝備應用基礎上,在全制造工序推廣知識積累的數字化、網絡化,建立大數據平臺,實現跨工序的協調和互動,優化工藝流程,降低生產成本,提升勞動生產效率和效益。二是加快發展生產服務智能化。通過運用物聯網、大數據、云計算等智能制造關鍵技術,實現從用戶需求到研發、生產、銷售、服務等全流程的信息集成。優勢企業可探索搭建鋼鐵工業互聯網平臺,匯聚生產企業、下游用戶等各類資源,提升效率,促進企業向研發和服務轉型。三是加快工業互聯網發展應用。抓住5G發展機遇,大力發展“互聯網+”模式,開展鋼鐵制造與工業互聯網融合路徑研究,創造商業新模式,為推動工業互聯網在鋼鐵制造中的應用,鋼鐵企業精準制造提供指導和服務。

呂桂新表示,應統籌推進鋼鐵行業智能制造各項具體工作。一是著力健全基礎設施。將繼續大力推動鋼鐵工業互聯網創新發展,持續推進網絡安全建設,強化工業主機安全防護,提升從業人員安全意識,加快推進鋼鐵工業信息安全監測預警能力建設。二是著力構建標準體系。針對數據集成、互聯共享等關鍵技術標準和應用標準供給不足的問題,繼續開展應用標準的制定和試驗驗證。三是著力促進行業應用。加快建設一批鋼鐵行業智能制造公共服務平臺,為鋼鐵企業特別是中小鋼鐵企業提供管理咨詢、知識共享、供應鏈協同等服務。進一步摸清鋼鐵行業的發展需要,明確實施路徑,引導社會資源向鋼鐵智能制造領域集聚。組織開展智能制造成熟度評估,發展壯大系統解決方案供應商,加快成熟的經驗模式向同行業同類型企業復制推廣。四是著力加強人才培養。應積極探索建立智能制造人才實訓基地,在培養復合型人才和跨學科人才上下功夫,通過持續努力,逐步形成一支懂制造、懂信息技術、懂管理的專業化人才隊伍?!。?span style="font-family:";font-size:16px;Microsoft YaHei"; text-indent: 2em;">中國冶金報 米 颯)